相关案例

二级分类:

生理期的死亡禁闭

  每个月的一个星期,14岁的Kamala Vishwarkarmas从学校回来后都会独自走进一个黑暗阴冷没有窗户的泥屋里。

  滴落的经血是她与世隔绝的警钟,直到生理期结束之前,她都不能再与任何人接触。

  Kamala的家住在一座阶梯状起伏的山坡上, 远处的天呈现出剔透的蓝色

  山谷里植被郁郁葱葱,两条河流交错着穿过这片风景如画的村落。但对于Kamala来说,这些美景和她无关。

  她得赶紧去河里打水和寻找柴火,并在太阳下山前回到无法站直的低矮窝棚中。尼泊尔1月的白天舒适宜人,晚上却会降至冰点。在20度的温差面前,只有做好准备才能不被冻死。

  Kamala把夹杂着草梗的灰色破布塞进裤子里,她买不起卫生用品,只能使用旧衣服裁成的布团接住那些恼人的血迹

  “我的哥哥会把吃的远远地扔过来然后跑开,这让我觉得自己像个魔鬼。我恨这个地方,但我不得不呆在这里。”Kamala把身子探进她的月经小屋里,被不到1米高的门檐重重地磕到了额头。

  这些暗无天日的月经小屋中,常常会传来可怕的消息。

  2019年1月,Parwati Bogati在破败的月经小屋里接受了5天禁闭后死亡

  Parwati Bogati的婆婆Laxmi Bogati曾在前一天给她送去了米饭。“我记得她很兴奋,因为她的月经第二天就要结束了。她还计划着回家后给孩子们洗个澡,然后去参加朋友的结婚庆典。但她没能回来。”

  警方的调查显示,年仅21岁的Parwati在没有窗子的棚屋内点火取暖导致窒息而死。

  短短几天后,2019年的2月11日,35岁的的Amba Bohara也被发现死于月经小屋中。

  在冰冷的土胚房子里,Amba蜷缩在儿子们旁边,一半衣服被熏成炭色。两个不到10岁的男孩紧紧依偎着妈妈,胸前和口中布满呕吐物。

  这位母亲试图通过点燃柴火来让孩子们暖和一些,但三人都因吸入烟雾而死亡。

  在不到3平米的生理期的禁闭室内,温暖和死神摩肩接踵

  在Chhaupadi(月经禁闭)的传统观念里,经血是有毒的。

  “如果女人经期留在自家的房子里,就会发生三件事情。一个名叫Runcho的农民坚定地说。“老虎会来;房子会着火;一家之主会生病。”

  Runcho的语气中没有半分怀疑和浮夸,当被问到是否见过老虎出现在自己村子周围时,他笑了笑,不置可否。但他后来讲了一个很长的故事,说他的邻居在给一位经期女性递送水壶的时候碰触了她,结果一病不起。

  “真是一场噩梦,你难道还不相信么?”他瞪着眼睛大声地说。

  古老的传说中,如果经期的女性碰触了庄家植物和牲口家畜,它们就会生病;如果她们靠近果树,果子会在没有长熟的时候就掉在地上;如果她们去水井里打水,水井将会干涸。在某些地区,由于害怕激怒教育女神Saraswati,女孩在月经期间被禁止阅读、书写或触摸书籍。

  当女人因生理期被隔离时,她们不能做饭,不能吃有营养的东西,不能接触村里的水源

  “据说我们一旦碰了奶牛,奶牛就不产奶了”,Kamala说,“这种邪门的事情从没发生过,但我们的长辈告诉我们就是不可以碰。”

  每一个女性都要在生理期结束之前都要去河里洗澡后才能回家。1月的尼泊尔山坳中,河水的温度只有0度

  “从11岁初潮到现在,3年内的每个月我都要在月经小屋中呆上七天。” 她感谢妈妈和奶奶教会了她求生的技能,这些经验让她依然活着。“当我第一次自己进去时,我感到非常害怕。我清楚地记得那是10月的雨季期间,到处都是虫子和蛇。”Kamala的朋友说着自己经历,脸上露出一种并不罕见的绝望。

  尼泊尔西部Dailekh地区的500多座月经小屋里,其中的一间成为了Tulasi Shahi的葬身之地

  2016年8月的一个周四晚上,19岁的Shahi独自一人在她叔叔的牛棚里。在烂泥和干草堆成的茅屋里,这个女孩遭到了一条毒蛇的攻击。

  一天后奄奄一息的Shahi才被家人发现,家人最初尝试使用本土方法法治疗她。

  在没有任何消毒措施的情况下,他们用泡了生姜和豆蔻的牛骨割开Shahi伤口放血

  然而情况并没有任何好转,Shahi的体温依旧越来越高。当她终于被送到当地的一家诊所时,人们才发现这里并没有救命的抗毒血清。当时,季风降雨已经淹没了山区的所有道路,前往医院已经成为了不可能的事情。7小时后,Shahi的心跳停止了。

  “死亡也许是件好事,至少她再也不用被关进月经小屋里。”Shahi的姐姐在妈妈的命令下烧掉了妹妹不洁的衣服,随风飞起烟雾带走了她妹妹的一切。

  早在2005年,尼泊尔最高法院就曾宣布废除Chhaupadi这一社会旧习。但在西部的Achham、Doti和Bajura地区,传统的退幕异常艰难。

  Chhaupadi被取缔的三年后,政府终于颁布了在全国范围内消除它的指导方针。但活动人士表示,这并没有产生巨大的影响

生理期的死亡禁闭

  “不仅仅是男性认为女人在生理期要隔离,婆婆更加支持。这像是一种世代延续的监督力量,她们要确保后辈这么做的原因,是因为她们自己就是这么过来的。”尼泊尔着名作家和月经权力活动家Radha Paudel说。

  被拆除的月经小屋很快又会被重建,就像雨后树下繁茂的毒蝇伞

  “政府提出的只是一个指导方针。没有人可以向警方报案,没有人可以提起案件……你不能惩罚任何人将他们的女孩和妻子送到这些小屋,然而没有惩罚就没有进展。”Paudel说着,发出了一声五味杂陈的长叹。

  尼泊尔约有55%的女性是文盲,几乎是男性的两倍

  “我们世世代代都是这么过来的,从来都没变过。”一位婆婆说着指着村子远处的茅草房子,那是被政府捣毁后新建的月经小屋。条件比之前的泥屋还要差,只有几根木头搭成的架子和一个草做的顶棚。“但在我的家里,生理期不管发生什么都要睡在外面。对我来说,经期隔离比朝拜更加重要。这是虔诚的象征。”

  “我很乐意去那里,”她16岁的孙女Devika说。“我可不想让父母生病。”

  太阳落山时,寒风扑面而来。Devika爬进了黑暗、寒冷、狭窄的月经小屋。那里闻起来有种湿漉漉的皮毛味道,装满了刺人的稻草。

  “我并不想伤害老人们的感情,我只是想在保护他们。”Devika说。“也许这里的人们需要更长时间才能觉醒,但她们并不悲观。因为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女性正在知道,经血并不肮脏。”

  Nico App:一个多元化的情趣交友社区

  微博:@Nico鹅

返回列表

最新文章

热门文章

Copyright © 2002-2030 肇庆鑫东方代孕公司